联合早报:“性都”东莞正艰难转型

据《2012年东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2年末东莞全市户籍人口187.02万人。年末全市常住人口829.23万人,其中城镇常住人口735.28万人。

联合<a href=http://www.zaobao.c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早报</a>:“性都”东莞正艰难转型,图为东莞厚街

东莞厚街

以下为《联合早报》原文:

厚街原来不是一条街,而是以家具业和酒店居多的镇。号称亚洲最大商场的华南Mall原来还不是个Mall,暂时只有电影院、游乐场和几家快餐店充充场面。樟木头原来不是以木头闻名,而是因港商的“二奶村”而广为人知。

初涉东莞,终于实地厘清一些望文生义的概念误区。可以想象,在媒体选择性聚焦和放大解读下,东莞既充满议论性又带有暧昧性,是个易被误读、被传奇化、被妖魔化的城市。

东莞最让人想探知的传奇是,它夹在西北面的广州与东南面的深圳之间,既没有省会的地位,也没有经济特区的政策,却能凭加工贸易业杀出重围,一步步发展起来。“鞋都”、“家具之都”、“服装之都”是外界给予的美誉,由于聚集了不少电脑配件厂,甚至一度还有“东莞一塞车,世界电脑就涨价”一说。

不过,色情业、污染、罢工、命案、治安差、空心化等具冲击力的负面消息才是东莞登上外媒新闻版面的常见素材。一提起东莞,人们马上联想到的是“性都”、“血汗工厂”等别称。

处在少年转成人的尴尬期,东莞经济升级转型的阵痛近年来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从低价值的加工业要提升至高附加值的科技药技产业,政策、人才、技术、市场都要到位,谈何容易。有媒体引用数据称,东莞原本1000万的人口,过去五年来至少流失了400多万人,光是去年1至5月就减少100万人。向出租车师傅验证,他们不说数字,标准答复几乎可概括为:“厂撤了,人少了,钱少了,二奶少了,小姐生意也少了”。

一谈及色情行业,出租车师傅总是说“厚街、常平很多酒店”,商人说“KTV很多”。“酒店”、“KTV”还有“发廊”,仿佛成了风月场所的暗号。记者所住的廉价连锁酒店附近,单单一条闹街就有十几家发廊。

“酒店那么多,只做酒店生意怎么会赚钱?”一性格直爽的常平司机说。“这很正常的,世界上哪里都有小姐,你告诉我什么地方没有?”一台商说。东莞的色情服务之发达让人惊叹,有媒体曾引述色情业人士估算, 东莞有10多万小姐,每年产生接近人民币400亿元左右的经济效益。

网上流传版称,东莞色情业早已发展出一套流程性极强的“莞式标准”,坊间称之为“ISO”,从短信制播、化妆品市场、发廊到酒店业和按摩服务业,从高速路小姐,站街小姐,发廊小姐,KTV到桑拿。

曾经载客到东莞的一位广州师傅羞涩地告诉记者,在国道上停车时一定要记得把车门锁上,因为他遇过小姐“突袭”,把门打开就一屁股坐进车内,双手在他身上游走招生意。询问师傅有什么办法可以采访到小姐?他给了雷人答案:“去扮消费者”。

“十万佳丽下岭南,百万嫖客上东莞”、“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东莞非男人”、“食在广州,性在东莞”等等都是民间为“性都”打上的生动标签。那周期性的“扫黄”行动效果如何?师傅说,过过场总是需要的,扫得太重反伤经济,而且利益链背后极可能存在官商勾结,哪里扫得清?另有师傅说,为避开扫黄加上经济不景,好些老板已将小姐移到邻近的惠州去。

在东莞行走被小姐、黑摩的(摩托车德士)、招工难等议题分散了不少注意力,直到东莞台商将采访地点选在虎门镇时,这才猛然想起,东莞虎门可是当年清朝政府钦差大臣林则徐销毁英商鸦片的历史标志地。林则徐销烟池、沙角炮台、威远炮台等古战场遗址等等,都是东莞珍贵的历史遗迹。

如今,谈到虎门,人们固然会想起林则徐,但一提及东莞,林则徐的名气恐还没有小姐大,在在说明当地旅游业的吸引力不敌色情业。

东莞今年初推出一条时长15秒,包含舞狮、大戏、篮球赛事、知名企业家等“东莞元素”的城市形象宣传短片,在广州南站、长沙南站等多个高铁站场以及电影院线放映,试图为东莞“正名”非“性都”。在转型升级中的东莞当然需要新的城市名片,但转型并非说转就转,新的品牌形象需要时间打造,过程中得失兼有,这也是无法回避的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

1839年,林则徐“虎门销烟”,174年后,东莞当局能否“东莞消娼”,至少让部分小姐在经济升级转型中也正经地升级转型,这才是为东莞“正名”的主要途径之一,也应是考核官员的指标之一。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