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未炮击美军

当地时间10月11日,五角大楼发声明证实,驻扎在叙利亚北部的美军遭到附近土耳其阵地的炮火袭击,不过没有人员伤亡。

土耳其国防部9日宣布,土耳其军队已对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展开地面军事行动。土耳其国防部在社交媒体上说,作为“和平之泉”行动的一部分,土耳其军队和“叙利亚国民军”已开始在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发动地面进攻。

而在土耳其展开军事行动前夕,美国白宫6日曾表示,美军方对土耳其即将进入叙北部展开军事行动“不支持、不参与”,美军会撤出相关区域。

美国再次抛弃旧日伙伴,给了土耳其出兵的大好机会。

然而,雄心勃勃的土耳其真正图谋的并不止是建立“安全区”。

那么,埃尔多安想要什么、能做到多少呢?

“开火”不难,要是“过火”,那就惨了。

文 | 千里岩

编辑 | 李雪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0月9日,土耳其军队对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发动了代号为“和平之泉”的军事行动。

(叙利亚边境小镇拉斯艾延遭轰炸)

据10日《中东报》网晚间报道,该军事行动仅进行了一天时间,就导致6万多叙利亚老百姓离开家园逃向南部地区,另外还有8名平民被打死。

当地许多基础设施被摧毁,靠近土耳其边界的叙利亚哈塞克省卡米什利市一座监狱遭到土军轰炸,监狱关押的囚犯中有一些来自外国的IS等恐怖分子。

1

为何选在此时越境开火?

库尔德分裂势力一直是土耳其政府的心头大患。

自从2011年反对派和巴沙尔政府为了国家的统治权大打出手、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土耳其已经是第三次大规模出兵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了。相比于2016年的“幼发拉底之盾”和2018年的“橄榄枝”行动,这次被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为“和平喷泉”的行动声势更大。

此前,土耳其和美国在如何对待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土方观点是,作为土耳其反政府组织库尔德工人党的叙利亚分支,“人民保卫军”理所当然是“恐怖组织”;而美方为打击“伊斯兰国”,曾花力气扶植“叙利亚民主军”,并多有合作。

2018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了“安全区”设想,试图在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与土耳其这两个美国盟友之间建立一片缓冲区。

今年8月初,土美在叙利亚东北部设立“安全区”问题上达成一致,商定在土耳其境内设立联合行动中心、将“安全区”建成“和平走廊”。

土方要求,“安全区”西起幼发拉底河,东至伊拉克国界,纵深30至40公里,由土军控制;

而美方提出,“安全区”纵深不超过32公里,由美土联合管理。

虽然具体问题尚未谈妥,但是,这无疑给土耳其留下很大发挥空间。

9月5日,埃尔多安宣布要对叙利亚北部用兵后,白宫随即表示,美军会很快撤出土耳其将要攻打的区域,并且,“不支持、不参与”接下来的土耳其军事行动。

10月6日,特朗普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了电话。次日,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北部撤出美军,这是为了摆脱“荒谬的、无休止的战争”。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随即表示愤怒——美国此举是“背后捅刀”。

9日,特朗普再发“推特”为自己的撤军决定辩护,称美国在中东花了8万亿美元,卷入中东战争是“史上最遭决定”。

美国“抛弃”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相当于给土耳其打击叙利亚库尔德势力“开了绿灯”。雄心勃勃的埃尔多安自然不会放过实现目标的大好机会。

此外,前不久,在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的地方选举中,不管执政的正发党AKP怎么折腾,支持率都是一路走低,最后结结实实地丢掉了地方政权。国内政治压力给了埃尔多安提供了出兵的理由——表现自己的“土耳其利益强硬维护者”面目,提升正发党和埃尔多安本人的支持率。

按埃尔多安的说法,行动针对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军(YPG)”,目标是消除针对土耳其的恐怖威胁,建立一个安全区以安置叙利亚难民。

(埃尔多安发“推特”)

注:SDF与YPG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库尔德工人党武装“人民保卫军”(YPG)在原有6、7万人的基础上,加上招安的逊尼派地方武装,拼凑起来一个约10万人规模的“叙利亚民主军”(SDF)。其意在于强调自己的“民主联邦”属性,淡化库尔德色彩。

2

战场相逢,谁能取胜?

一年之前的阿夫林之战是一个不错的范例。

我们先看土军。

作为北约第二大武装的土军,不管是从人员数量还是装备优势上来说,都对SDF或者YPG占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从作战效能上来说,土军很难将自己的优势发挥至应有的水平。

当时,发起进攻的土军主力开始依靠装甲部队和自己扶持的仆从“自由军”轻敌冒进,结果被SDF利用地形多次伏击。

一旦遭遇伏击,土军的装甲部队和自由军之间就没了任何协同,最后只能各自吃亏。不过,在侧翼进攻的土军相对谨慎,一旦遭遇SDF坚固设防的支撑点就采取空地火力协同和大量使用重炮硬啃SDF的阵地。这种稳扎稳打、慢慢地挤压SDF的防线的战术,虽然进展不快但是颇为有效。

一年之后对SDF发动攻击,土军应当在一定程度上吸取教训,避免过度依靠仆从军跟自己的装甲部队配合,而是突出发挥自己空中优势和装甲重炮的机械化部队优势。

再来看“叙利亚民主军”的情况。

SDF的抵抗再顽强,终究很难跟土军正面相抗。

一方面,它起家于游击队,目前基本上也就是维持在营连小规模作战的水平上,很少出现旅级部队的大规模作战,仅凭这一点就决定了:在幼发拉底河东岸,无论是SDF还是YPG,都不存在在跟土军的正面相抗中取胜的可能。

SDF在山地勉强可以跟土军正面有攻有守,但是,一旦进入平原地区,根本不是土军装甲部队的对手。

另一方面,SDF虽然看起来在当地很得民心,以库尔德人为主体,吸引了不少逊尼派势力壮大自己。但是,在扩张的同时也给自己留下了隐患。

在中东,教派和民族的感召力从来不容小觑。作为核心力量的库尔德武装要想维持住SDF的局面,肯定会受到来自内外逊尼派势力的掣肘。在重压之下,SDF是否还能确保自己组织完整性和指挥的有效性?在一定程度上,这个问题是存疑的。

在阿夫林之战中,SDF上层意见不够统一,究竟是战是走,游移不定,结果造成了战场上各分支各自为战,将主动权拱手让人,而逊尼派分支纷倒戈,由此造成了全面崩溃。

另外,装备差距同样不可忽视。尽管这几年美国给库尔德武装援助了大批武器,但是基本只限于单兵武器、反坦克导弹和便携式防空导弹等班组武器,装甲车和火炮等重型装备基本没有。

在跟ISIS武装作战中,SDF缴获了若干来自于叙利亚政府军的坦克装甲车辆和部分大口径火炮,但是由于总数过于稀少,尤其是在没有空中力量支持的情况下,这些武器的战场生存力也会成为问题。

因此,如果土耳其真的目的只是局限于此前埃尔多安所言建立15公里左右的“安全区”,在付出相当代价之后是可以办得到的。

3

土耳其的压力不仅在叙利亚

然而,埃尔多安想要的不止于此。

按照之前美国-土耳其私下交易的结果,土军将和美军共同控制土叙边界沿线叙利亚方向5公里的地带。后来,土耳其甩开美国,单方面声称要15公里。

(美土在叙利亚东北部控制区域)

埃尔多安最新表态、要将土军直接控制区扩展至30公里,无异于“得寸进尺”,最终目的仍然是彻底消灭叙利亚库尔德武装。

再往里面深入就剩下沙漠不毛之地了,实际上等于把库尔德武装控制的核心区抹去大半。

一旦土耳其实现目标,叙利亚库尔德势力将被大大削弱,这样,可能在土耳其的下一次类似行动中被连根拔掉。走投无路的SDF有可能干脆去投奔巴沙尔。形势如此发展,此区域的美国势力相当于被扫地出门了。

正是出于此种考虑,在特朗普作出撤军声明后,共和党多位高层罕见地和民主党站在统一战线,批评此举“危险”“草率”,变相鼓励土耳其入侵。

面对铺天盖地的指责,特朗普10月8日在推特上警告土耳其:不要行动“过火”,不然美国将“彻底摧毁”土耳其经济!“我以前就这么干过!

特朗普说话向来比较夸张,不过,如果土耳其此次行动超过美国的容忍范围,美国搞个制裁,或是从土军武器装备的大量零备件上“卡脖子”,难度不算大。

埃尔多安的压力不仅来自于美国。

首先,可能引发国内乱局。

此前,在美国的压力之下,SDF并没有真的放开手脚、拼死一搏。若是SDF真的走到穷途末路,一直无间断开展武装活动的土耳其国内库尔德工人党游击队自然深感“唇亡齿寒”,势必会加紧在土耳其国内的东南部各种袭扰活动。

其次,战争规模扩大,战果很难保持。

举个例子,“橄榄枝行动”结束后,土耳其将阿夫林并入安纳托利亚省,并实试图从文化、政治、经济和司法上“土耳其化”。

然而,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内部派系众多且良莠不齐,占领阿夫林后,爆发了大规模抢劫事件。后来土耳其派出宪兵才制止了混乱。目前,阿夫林当地的警察由土耳其人充当。

考虑到未来战线漫长而地形复杂,土军如果不能在这一地区保持足够的兵力,只依靠仆从军,恐怕非常困难。即便实现控制,早晚也难逃被蚕食掉的结局。

要加大对国内库尔德地区的镇压力度和向叙利亚控制区驻军,无疑将给国家经济包袱加码。要知道,埃尔多安的政治基础就是过去执政时期让土耳其经济腾飞,现在,已经忍受了几年经济萧条之苦的土耳其民众对其不满日渐上升了。这种状况跟埃尔多安追求的效果截然相反。

还有一点很值得注意,9月,埃尔多安又一次在土耳其军中发起肃清,逮捕了一大批军人,由此可见,军内反对埃尔多安的势力仍然存在,将不可避免地严重影响土军作战能力。

埃尔多安这次派出统军的将领是否都是自己放心的?这一点非常重要。介于土军兵变的历史,如果将一支重兵委于异己之手,一旦战况不利而国内民怨沸腾,后果很严重。可是,如果真的把心腹将领都派出去了,看家的这些部队要是利用国内形势有了点想法,又该如何是好?

因此,对埃尔多安来说,最理智的打算就是“见好就收”——建立起“安全区”,尽量遣返原籍此地的难民,做到这两点就该知足了。否则,美国政府在自己国内的政治压力之下对再有所动作,土耳其国内的不满进一步上升,被打红眼的库尔德势力再来个里应外合,就得不偿失了。

延伸阅读:

土耳其袭击叙利亚后,更恐怖的事或将发生

文 | 耿佩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海外网”(ID:rmrb_hww),原文首发于2019年10月11日,标题为《土耳其袭击叙利亚后,更恐怖的事或将发生》,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美国官员越来越担心,随着土耳其攻打叙利亚,负责看守ISIS武装分子的库尔德人将忙于应战,这可能导致成千上万的ISIS武装分子从叙利亚的监狱逃出来。10月9日,土耳其对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武装组织发起军事行动。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美国防部的一名高级官员在9日表示,土耳其对叙的攻击已经对美国打击ISIS的行动产生了“负面影响”,挑战了美国在叙利亚建立的地方安全部队开展稳定行动的能力,以及叙利亚民主自卫队(即库尔德人)看守ISIS武装分子的能力,以至于美国对ISIS的打击行动实际上已不得不停止。

▲9日晚,土耳其宣布对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发动军事行动。 (来源: 福克斯新闻网)

当被问及ISIS囚犯趁机逃脱的威胁时,特朗普声称一些最危险的ISIS囚犯已经转移到了其他安全的地方。但是否能确保全部关押ISIS囚犯没有漏网之鱼,有官员则表示很无奈:“好吧,他们将逃到欧洲去。”

此前,美国官员就一直警告过“临时监狱”的脆弱性,这些“临时监狱”关押了约1.1万至1.2万名被俘的ISIS武装分子,其中2000名不是来自伊拉克或叙利亚的外国人,至少有几百名是来自欧洲。随着叙利亚库尔德人前往前线应战土耳其,这些“临时监狱”的安全非常成问题,已成“巨大的担忧”。

美国国防官员表示,目前仍有数百名ISIS囚犯仍被关押在靠近土耳其边境的临时监狱。

自卫队战士离开监狱岗位

两名美国官员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一些自卫队战士在土耳其的进攻开始之前就已经离开了各个监狱的岗位,向北进发。 另一名官员表示,随着战争的展开,库尔德人已暂停了打击ISIS的行动,将重点放在应对土耳其的攻势上。

一名美国国防官员周三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自卫队已经减少了看守监狱的人员数量,但美国军方认为,虽然人员减少,所有监狱仍然继续被看守着。

▲自卫队称一所监狱遭到了土耳其的空袭(来源: CNN视频截图)

据自卫队透露,被关押的ISIS囚犯中,已有一所监狱遭到了土耳其的空袭。该小组在推特认证的SDF帐户上发帖称:“一间关押ISIS囚犯监狱被土耳其的空袭击击中。土耳其目的是要破坏我们在与ISIS战斗中取得的所有成果。”

有分析人士警告称,如果ISIS囚犯逃跑,这可能是朝着武装分子重组和再次抢占领土迈了重大一步。

两周前,美国国务院反恐协调员内森·塞勒斯大使表示:“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已发生了多起ISIS囚犯越狱未遂的事件。虽然目前还没有一个成功,但是我们不想运气耗尽。”

特朗普呼吁遣返囚犯

塞勒斯表示,目前需要的是更多的资金和供给来加强目前已人满为患的设施,但特朗普一再要求的唯一长期解决方案是遣返囚犯。

“我们已经没有专业的监狱或人员去看守这些囚犯。”自卫队的发言人穆斯塔法·巴里称, “土耳其的入侵导致了巨大的漏洞,我们被迫从监狱和“流离失所者”营地中抽出部分部队人员到边境,保护我们的人民。”

土耳其希望在叙利亚边境沿线建立480公里长的“安全区”。而大多数临时设立的监狱是学校或市政大楼,距离所谓的“安全区”仅30公里。有美国官员透露,只有不到一半的监狱在安全区范围内,预计那里的战斗将最为激烈。

新罕布什尔州的民主党参议员珍妮·沙欣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些恐怖分子将加入已经在战场上的数千人的行列,他们目前正在进行行动,并计划越狱。”土耳其方目前拒绝向美国保证,会保护该地区关押ISIS的拘留临时监狱,不能确保防止ISIS再次在该地区获得立足。

土耳其准备发动入侵时,对监狱和被拘留者的安全几乎没有兴趣。 有美国官员表示,这显然不是土耳其的头等大事。白宫在一份声明中说:“在美国击败‘哈里发’领地之后,土耳其需要对过去两年被美国击败后的所有ISIS武装分子负责。”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