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访俄与普京交谈3个半小时 伊朗问题达成共识

默克尔访俄

默克尔访俄

美伊剑拔弩张之际,默克尔访俄晤普京

刚刚过去的一周,俄罗斯总统普京前脚访问完叙利亚和土耳其,后脚又于11日在克里姆林宫迎来德国总理默克尔。两人交谈3个半小时,谈及中东局势、“北溪-2”天然气管道等多项议题。
分析认为,默克尔在“中东敏感季”到访俄罗斯,体现俄德互有所需。“普默会”将对俄德关系有所促进,也能为推动俄欧关系持续改善带来契机,但限于德国在欧洲安全防务等问题上无法脱离美国掌控,俄德、俄欧关系的进一步改善面临重重考验。
地区局势凝聚共识
11日,默克尔和普京在克里姆林宫房间的壁炉前,就伊朗问题、“北溪-2”项目、利比亚局势、乌克兰等议题交换意见。
俄罗斯媒体称,近年来,普京和默克尔定期在国际舞台上交流,并相互致电。默克尔最近一次访问俄罗斯是在2018年5月,但她上一次访问莫斯科要追溯到近5年前,当时她与普京一起向无名烈士墓献花圈。
根据俄媒的说法,去年12月巴黎“诺曼底模式”峰会期间,双方商定此次工作访问,德国外长马斯陪同出访。“普默”举行了3个半小时会谈,比原计划超出1小时。默克尔还在会晤开始前说了一句颇具哲学意味的话:“彼此交谈总比谈论对方好。”
从会晤的预设议题看,伊朗话题原本不属于“重头戏”,双方会谈焦点落在如何在美国制裁压力下确保“北溪-2”能源项目合作。但骤然紧张的波斯湾局势,使两位领导人的话题有了新的侧重点,也凝聚起更多共识。
普京表示,俄罗斯和德国坚决支持进一步执行伊核协议,敦促欧洲国家与伊朗贸易的结算机制“贸易往来支持工具”最终得以实施。针对当前不断趋紧的中东局势,普京指出,不希望中东地区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否则对中东和整个世界都是一场灾难。
默克尔回应道,德俄两国都认为应尽一切可能保证伊核协议有效,德国会为此采取一切外交手段。就伊朗承认其导弹“非故意”击落乌克兰客机一事,默克尔表示,需要采取一切措施与相关国家共同寻求解决方案,进行全面、公正调查并就结果进行讨论。
“今日俄罗斯”评论,默克尔同意俄罗斯关于特朗普下令击杀伊朗将领苏莱曼尼的看法——俄罗斯称之为“鲁莽行为”,而德国质疑此次谋杀的合法性。随着美伊剑拔弩张,俄德作为欧洲大陆两个重要国家,在避免欧洲受到冲击方面肩负特殊责任。
坚定支持能源项目
就“北溪-2”项目合作,默克尔指出,这是个惠及欧洲大部分地区、“极其重要”的经济项目。她批评美国从中破坏。“无论如何,项目都会被继续执行。在未来,我们将一如既往地支持这个项目。”
“北溪-2”将从俄罗斯波罗的海海岸一路延伸至德国境内,建成后预计俄罗斯每年可向德国输气550亿立方,耗资近110亿美元,可满足欧洲10%的天然气需求,原计划在今年年中开始运行。去年12月,美国宣布对任何参与项目建设的公司实施制裁。之后,为“北溪-2”铺设管道的瑞士全海洋公司(Allseas)宣布暂停有关活动。美国的“长臂管辖”激怒了德国和俄罗斯政府,纷纷指责美国妄图“干涉内政”。
普京向德方保证,俄罗斯完全有能力“在不涉及任何外国合作伙伴的情况下”独自完成该项目。普京透露,俄方管道铺设船已准备就绪。不过他承认,管道建设计划可能会延长两个月。
“今日俄罗斯”评论,默克尔前往莫斯科可能被视为向华盛顿发出一个信号:柏林仍然有能力实施独立的外交政策,德国人不会被美国针对“北溪-2”管道的制裁吓倒。
在乌克兰问题上,默克尔称去年“诺曼底模式”峰会“至少部分成功”:“我们无法解决所有问题,但到去年年底,交换在押人员已经完成,正在努力实现停火。这是正确的做法。我们现在将继续努力取得进一步进展。”但默克尔也坦承,解决乌克兰冲突“有一定的困难”。
在叙利亚问题上,莫斯科和柏林都认为,叙利亚冲突只能通过政治手段解决。“最重要的是,叙利亚公民有机会决定自己国家的未来。”普京指出,为此成立了叙利亚宪法委员会,该委员会已经举行了两次会议,并将致力于起草叙利亚新宪法。
体现俄德互有所需
俄罗斯“报纸网”和《新报》指出,默克尔访俄是一次“止损之旅”,也是一次“反危机对话”。
之所以说“止损之旅”,是因为去年12月初,德国外交部宣布驱逐两名俄罗斯外交官,以抗议俄方不配合德国检察机关调查一起发生在德国首都柏林的谋杀案。作为对等回应,俄外交部也驱逐两名德国外交官。俄媒认为,默克尔访俄将有助平息外交波澜。
“反危机对话”,则是指德国需要应对来自两个方向的地缘政治紧张态势。一是美国对“北溪-2”进行制裁,另一个危机来自中东地区,尤其是伊朗和美国的新一轮冲突。尽管普京和默克尔经常在不同地点、以不同方式会面,但默克尔这次亲临莫斯科表明,两人都觉得有必要进行严肃的对话。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表示,默克尔在“中东敏感季”到访俄罗斯,体现俄德互有所需。对话延续了此前的务实合作,对于增进俄德关系、助推俄欧关系都释放出积极信号。
在郑春荣看来,特朗普动辄退出多边进程,令欧洲盟友感到,要解决地区和全球问题,美国不再是一个靠谱的合作伙伴,反倒成为“麻烦制造者”,变得不可依靠、不可预测。无论是呛声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还是2018年G7峰会“围攻”特朗普,欧洲早就萌生出寻找新合作伙伴的念头。与此同时,俄罗斯在地区和全球事务上跃跃欲试,尤其是去年俄罗斯的中东外交斩获颇丰——与土耳其达成协议,在土叙边界叙方一侧30公里内设立“安全区”;巩固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大三角联盟,推动叙利亚危机政治解决;出访沙特、阿联酋,推销俄制武器,拓展能源、经贸领域合作……拿普京的话来说就是,俄与很多中东国家建立了友好务实甚至具有盟友性质的关系。
在这样的背景下,德国采取了更加平衡、灵活的外交策略,尤其看重俄罗斯在维护地区乃至全球战略稳定方面扮演的重要角色,释放了就全球问题进行战略协调的信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李永全指出,俄罗斯和德国长期以来有一种特殊关系,以能源为核心的经济合作是双方关系的重要纽带,在没有被中国取代前,德国曾是俄罗斯第一大贸易伙伴。2018年数据显示,俄罗斯保证了德国33%的石油和35%的天然气供应,双边投资同样非常活跃。“北溪-1”“北溪-2”项目堪称双方最具“成色”的合作。
正因这种紧密的经济合作关系,使得德国对美国以安全为名阻碍俄德经贸合作非常不满。之前,特朗普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已经让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企业蒙受巨大损失。如今,美国又打着“扩大页岩气海外市场”的小算盘,对包括盟友在内的其他国家发起制裁,引发国际社会愈加广泛而强烈的抵制。一些欧洲国家对美方霸道做法从最初的“敢怒不敢言”到如今“敢怒”也“敢言”,足见美方做法不得人心。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